您的位置:金沙赌船贵宾会 > 饮食安全 > “我记得那时炒腰花是三毛五一份葱爆海参是一

“我记得那时炒腰花是三毛五一份葱爆海参是一

发布时间:2018-12-28 14:16编辑:饮食安全浏览(160)

      周泽顺:都不是,我是时代的意外,我是老三届,是1967届的高中毕业生。因为“文革 ”就没上大学 ,当时大部分同学都下乡了,我是比较幸运给安排了工作的,所以安排什么就干什么 ,哪里还敢提要求。我的同学有的被分配到了锅炉厂、有的去了电线厂,我是被安排到了青岛饮食服务公司,当时是在高密路,然后又把我分到市南饮食这边,最后才去了春和楼。当时我也不知道去春和楼干什么 ,我也什么都不会,心想就听安排吧。

      周泽顺:当时春和楼是国有企业,但是我去的时候,书记和经理都被造反派打倒了,是革委会的人在那,看见我说:小伙子挺精神,去大堂帮忙好吧。我就负责给人家打饭,上菜。后来大概干了半年多吧 ,我就被调到灶上去了。先是当了三年的学徒,就是洗菜啊,扒虾啊、洗鱼啊,我记得我光刷碗就干了一年多。后来才开始学做菜。

      周泽顺:大概40多人吧,灶上大概有10多个。我是跟着一位老师傅叫刘景伦,青岛解放前就在春和楼工作,以前好像是这里的私方经理。是个二级厨师,当时青岛中餐里没有一级厨师,只有西餐才有一级厨师。而刘师傅和王益三、杨品三这几个人是青岛中餐最知名的几位了。但是刘叔年纪很大了,一般不怎么做。所以我主要跟着一位年轻些的老师傅叫殷荃学,他是大灶的组长,放在现在就是厨师长。主要是他教我一些具体的厨艺。

      周泽顺:那时候菜很简单,一般是请客或者外地出差的来吃。刚开始来春和楼吃饭还要带着粮票,如果外地需要换成全国通用粮票才行。我记得那时炒腰花是三毛五一份,炒猪肝是三毛钱一份,葱爆海参是一块二毛钱一份。有个事,我印象很深,就是当时我一个朋友说他要在春和楼请个外地朋友,让我们好好准备一桌。然后他给了我30块钱,把我吓了一跳。我想30块钱,那得吃什么啊?因为葱爆海参才一块二毛钱一份。我就回去找刘叔商量,刘叔一听说,没事咱们给他做,然后他当时做了很多以前我没见过的大菜,什么松鼠桂鱼啊,什么脯酥全鱼、什么糖醋排骨的,这事我印象很深的。

    转载请注明来源:“我记得那时炒腰花是三毛五一份葱爆海参是一